智者妙音 - 根让仁波切弘法录

上篇  稀有的如意摩尼宝珠 根让仁波切

四、师承大成就者

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

也许是学佛的愿力太强烈,也许是诸佛菩萨慈悲满愿,也许是殊胜因缘的关系,在仁波切八岁那年,终于见到了一位光辉伟大的大成就者,也就是日后从其出家,跟随学法,恩重如山的根本上师--土登.曲吉扎巴。这位德高望重的大成就者是释迦牟尼佛十六位大弟子之一巴沽拉尊者的转世。世尊在涅槃之前选定了十六位弟子,要求他们不入涅槃,留在娑婆世界上宏扬佛法,护持正教,广度众生,直到未来佛出世为止。

这十六尊者,是释迦牟尼自性的化现,是世尊恩泽加持的大德圣者。虽假名为罗汉,实际早已成佛。在一个多世纪以前,尊者就曾预言他要在西康地区转世七次,如今的曲吉扎巴大堪布,正是预言中的第三世,他是宁玛巴竹庆派的大堪布,早年因学识渊博、精通教证而被竹庆寺授予护西门班智达的称号。班禅大师曾任命他为中国藏语系佛学院高级研究员及顾问。文革后,任四川省藏语佛学院首席堪布,教导各大教派的活佛们。曲吉扎巴仁波切谙熟各教派理论与修法,是藏传佛教“利美”运动中的一代宗师,在其座下,僧才济济,其中有许多是转世活佛、堪布及学行高深的修行人,他们如今都在世界各地弘法利生,成为佛教界中的中流砥柱。

当年曲吉扎巴仁波切在四川金川县传法,马尔康许多出家人前去听法,倍觉曲吉扎巴仁波切如佛陀在世,遂将其请至马尔康弘法。正是这一殊胜因缘,使得年幼的根让仁波切在家乡值遇永久依怙。

曲吉扎巴仁波切的盛德,令年幼的根让仁波切仰慕不已,他征得父母同意之后,在曲吉扎巴仁波切的座下剃度出家。同一时期剃度的马尔康几岁到十几岁的儿童有近六十人,这批小喇嘛都怀着对佛法的深深渴望来到曲吉扎巴仁波切创办的塔公佛学院,开始了他们十多年封闭式的求学生涯。

十岁,根让仁波切受沙弥戒,曲吉扎巴仁波切赐其法名为:土登.龙多丹增,意思是:精通教证,圆满三学的佛学大师。时至今日,大家才明白,曲吉扎巴仁波切所赐法名实乃一个准确的预言。

当时塔公佛学院尚在创建的初期,各方面条件都比较差,没有充足的资金来添置教学设施,没有电,没有好的宿舍,上至上师,下至学生都无一例外地住在简陋得仅够挡风遮雨的小木屋里。面对清苦的出家生活,没有一个人叫苦,没有一个人退却,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却造就出了许多位一流的佛学大师。

根让仁波切学习刻苦是出了名的,对佛法真理如饥似渴地追求,使得他无心与同龄孩童玩耍,即使放假也一样,从未参与世俗的娱乐,不是全身心地投入学经,就是做短暂的闭关。种种德相,皆在佛学院里传为美谈,成为同学们效仿的典范。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已成了习惯,顾不上吃早餐就开始做早课,紧接下来是听曲扎仁波切授课,直到中午才稍事休息,接着又是整个下午地学习……根让仁波切后来回忆到:“我每天的学习都是至深夜一、两点钟才睡,早上很早就起床,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习惯了也不觉得累,精神也很好,只是眼睛红红的。晚上由于没有电,常常点着煤油灯看经书,月光好的时候就到草地上借着月光看经书……”

也许因为学习废寝忘食的原因,在约15岁那年,根让仁波切得了严重的胃病,经常痛得冷汗直冒。这段时期体质明显下降,记忆力似乎也大不如前。根让仁波切深深体会到在学佛的道路上,越往前进障碍越大,了知这一切幻像都是三宝的善巧加持。如此不但没有因为违缘而退缩,反而更加增强了他的出离心,不断精进地修法。还经常到塔公寺的觉沃佛前做大礼拜,在觉沃佛前拜了十三万个大礼拜后,胃病竟奇迹般地不药而愈了。

仁波切今生最重要的一个转折点,也就是他15岁那年,由于长年依止曲吉扎巴仁波切修法,在他的眼里,曲扎仁波切已与诸佛无别。而曲扎仁波切本人自然也看出了根让仁波切非同寻常的根器,特别单独地为他传授了无上阿底瑜珈光明大圆满心髓的法要与口诀。在年轻一辈的师兄弟当中,根让仁波切是得到曲吉扎仁巴波切传授大圆满法的第一人!若没有宿世的宏愿与福德,怎能得到上师如此器重。

根让仁波切在塔公佛学院期间,跟随曲吉扎巴仁波切先后学习了显密经论,如大小五明、律论、般若、中观、俱舍、慈氏五论等论典以及萨迦、格鲁、噶举、宁玛派之不共教法,还学习如何阅经、讲经、辩经,课程之多,涉及面之广都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根让仁波切则以其不共的智慧,将所学一一掌握,他的勤奋与禀赋的智慧,深得曲吉扎巴仁波切与诸同学的赞扬。

许多大成就者此时都为根让仁波切授记,多位大成就者认定根让仁波切是宁玛巴祖寺噶陀寺文殊怙主——大堪布仁珍的转世。其中有甘孜州被誉为真正佛菩萨的活佛涅珠,他以空行文字的形式对根让仁波切作了如下授记:“你的本尊为文殊菩萨,你的根本上师为土登.曲吉扎巴大堪布,你将获得大圆满的最高成就,成为宏扬佛法的大德,广渡众生的怙主……”。

果如涅珠活佛的授记,根让仁波切在依根本上师曲吉扎巴仁波切所传之大圆满如法精进修行之后,无论是在定境中或者梦观中,本尊文殊菩萨都常常现身加持,根让仁波切也因此智慧大开,记忆力猛增,身体也迅速强健起来。更无比殊胜的是所有九层次第之法要,包括阿底瑜珈光明大圆满心髓,全都在他的心中显现成就之征象:根让仁波切从此打破了自我的幻像———切痛苦与迷惑的根本,当下体悟到了超越二元对立的本觉佛性!从此,佛性与他的明觉便合一不分,直接了悟万法均是佛性的显现!从边见执取的幻网中完全解脱,透视幻像而证得开悟,获得了所有共同与不共的不可思议成就!许多人都很惊异,根让仁波切这么年青竟能达到如此崇高神圣的心灵成就,实在稀有无比!

曲吉扎巴仁波切在其一生的传法生涯中,从其修学出家的弟子数以万计,其中最杰出、修证最高的心子就有十多位,而根让仁波切则是曲吉扎巴仁波切最为痛爱的心子之一。曲吉扎巴仁波切将他毕生所学,包括经、律、论、量、十明的显教佛法,无上瑜珈密教及宁玛巴的独特伏藏口传、灌顶、密诀倾囊相授,并且还令其长期随侍左右,到各地弘法。在随侍上师多年时间里,由于有更多的时间与上师亲近,使根让仁波切有很多机会向曲扎仁波切请问法益,得到了很多的口传密诀。

面对根让仁波切这么年轻的大成就者,有些凡夫的信心似乎不足,因为无知的人早已在心里为所谓的“大成就者”描绘好了一幅图画:他必定是老态龙钟、白发长须,神采奕奕,正襟危坐,一派仙风道骨的飘然……似乎具有这样一种外观的人,才可称之为“大成就者”。对于这种情况,全知的曲吉扎巴仁波切早已洞悉,一次,他郑重地对笔者说到:“根让是我的一个很优秀的学生,就如同我的心一样,他与我是无二无别的。大圆满法,我来传和他来传都是没有丝毫差别的。”为了显示缘起的殊胜与某种善妙的预兆,曲吉扎巴仁波切于1999年,在成都将他用了四十多年的法衣袈裟,传给了根让仁波切,认定他为证佛心法,续佛慧命之传承接班人。此举一出,众皆肃燃起敬,大家才明白,眼前这位年轻的比丘,无疑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显密精通的大成就者。

莫扎法王

由于根让仁波切前世乃噶陀派德高望重的大堪布仁珍的乘愿转世者,而这世所学主要是龙钦心髓的传承。为了获得噶陀派的传承,根让仁波切在上师曲吉扎巴仁波切的敦促下,前往噶陀法脉之主莫扎法王处(法王照片),在其座下向其请益。莫扎法王则将所有的噶陀传承的全程灌顶传给了根让仁波切,其中包括著名的“登督”与“龙萨”。

同时根让仁波切还曾到雅青寺著名的大成就者阿曲喇嘛处接受法要,见到这位智慧超群、博闻强记的年青人,阿曲喇嘛高兴地授予了许多极密甚深的教授。

根让仁波切二十岁时,曲吉扎巴仁波切等五位大德比丘一起为他授予比丘戒,从此他严守二百五十三条比丘戒,完全放弃了世间八法——利、衰、毁、誉、称、讥、苦、乐。在这段时期,曲吉扎巴仁波切授予根让仁波切“堪布”(指精通教证,显密圆融之上师)的称号。并多次要求根让仁波切举行坐床仪式,但谦虚的根让仁波切都婉言推辞了。一直到他二十五岁的时候,在曲吉扎巴仁波切、梭嘉仁波切多次规劝之下,才在理塘明珠佛学院举行了坐床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