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妙音 - 根让仁波切弘法录

上篇  稀有的如意摩尼宝珠 根让仁波切

六、藏地弘法

从十八岁开始,根让仁波切开始大转法轮。首先是在塔公佛学院为学僧们讲授各类显密经论。之后,由于因缘的显现,前往甘孜州的理塘县度众。理塘曾是根让仁波切过去世弘法之地,法缘特别殊胜。

根让仁波切也是理塘明珠寺院的三大活佛之一(其他二位是明珠仁波切和梭嘉仁波切),当时年仅二十二岁的根让仁波切与梭嘉仁波切携手共同设计并创建了明珠佛学院(见图),传授系统的萨迦巴、宁玛巴的教法,大力培养僧材。他不遗余力地为佛法事业忘我地奔忙。一方面要顾及佛学院里两百多位学僧的学习、衣食,另一方面还要给远近的藏民信众开示佛法,灌顶及超度亡者,佛像装藏开光,为病人诵经祈福,修法除障,新屋加持等等……事无巨细,凡有所求,哪怕是深夜来请,他都亲力亲为地满众生愿而前往。

明珠佛学院

仁波切以无以伦比的慈悲,深深感动了每一个人。他德高望众,恩泽四方,先后有近万人依止其修学佛法。人们纷纷以大量的珠宝财物、各种宝马良驹、牦牛等供养仁波切。而他早已消除了对世间财物的贪执,将所有供养金转供于僧众、寺院,收到的牛马供养则一律放生,为弟子们长养福报资粮。(注:在藏区,被大喇嘛及寺院放生之牛马将终生不能被宰杀,虽可以用来劳动,但一直要饲养到它们自然死亡为止,这个规矩早已约定俗成。)自己却不留分文,始终保持着一个修行人简单、朴素的生活。根让仁波切时常告诫身边的侍者:“信众的供养,一定要很好地妥当安排,一定要用到三宝的事业中去,否则会造下很深的恶业,给修行加很大的障碍,并且难以消除,所以一定要慎之又慎。”

根让仁波切在理塘的几年时间里,对该地群众影响巨大,以至于他后来每次回到理塘,成千上万的群众都奔走相告,老人妇女小孩都等在路边以哈达、香、鲜花恭迎,男人们则骑上骏马组成浩浩荡荡千人马队,护卫在仁波切的汽车后。热情而恭敬的欢迎人潮蔚为壮观。见过这种场面的人都能发自内心地感受到根让仁波切在人们心目中崇高而神圣的地位。更不可思议的是,根让仁波切所到之处,人天拥护,诸佛欢喜,天上常会出现明艳的彩虹等瑞相,想必是仁波切行佛陀事业的兴隆之兆。

根让仁波切在理塘为僧俗信众灌顶

 

根让仁波切二十四岁那年,回到他的家乡马尔康弘法,先后在嘉荣佛学院、昌列寺、更达寺、马尔康寺、擦科寺、蒙沽寺、西索寺、卓克基等寺庙大转法轮,一九九七年春节期间,仁波切在马尔康举行颇瓦法会。这个迁识往生的密法,在目前的五浊恶世,对众生的利益非常广大,根让仁波切传授颇瓦法,时间虽短,成功率却超乎寻常的高,究其原因,一方面来自于根让仁波切本人广大的慈悲心——这是开顶的重要因素;其二则是当年作为曲吉扎巴仁波切的近侍到各地传法,曾很多次在曲吉扎巴仁波切座下听授实修,因此有非常高的证量和巨大加持力。此次马尔康的颇瓦法会结束时,弟子们理所当然全数成功开顶,人们发现甚至在法会人群中戏耍顽童也开了顶,继而又发现连狗也开了顶。,更不可思议的是当时未曾下雨,天气干爽,会场的上空中却连续两天出现大大小小不同形状的彩虹和五色祥云。笔者好奇地问仁波切,为什么会出现彩虹,根让仁波切面对这类问题,总是淡淡一笑,不予作答。他从不轻言这些神异之事,也许如今太多的学佛人过于追求神异,导致走入歧途。

更达寺

昌列寺

蒙沽寺

马尔康寺

擦科寺

根让仁波切在马尔康期间曾遇到这样一件事。有一位四十出头的壮年男子,由于糖尿病发作,到医院就诊。而大意的医生未了解其病史,误开药剂。由于使用剂量过大,导致男子全身痉挛,手脚紧绷缩成一团,在痛苦万状中猝然死去。他的家人无论怎样使劲也拉不直他的手脚。这男子身材巨大,本来已有二百多斤体重,此时尸体水肿胀大,样子十分恐怖,把所有的人都吓坏了。大家连忙张罗着给他操办后事。

此时不幸的事情却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先是他的妻子从楼梯上摔下来,导致脚部骨折。接着是他的姐姐出去找喇嘛为他超度,走在街上又让汽车给撞伤了。好不容易,死者的哥哥——一个出家修行多年的喇嘛听到这个噩耗,马上从寺院赶回来,要为弟弟修颇瓦法超度,才修了不久,喇嘛竟然昏死过去,苏醒过来后,惊恐万分的他再也不敢修法。他想起根让仁波切正在马尔康传法,于是就去迎请仁波切前来修法。

根让仁波切来到他家里,一路上已从死者家人那里了解到事情的经过,立即对死者生起了无比广大的慈悲心。他在死者尸体前坐下,为其修起了颇瓦法。屋里气氛肃穆。大约过了十多分钟,神奇的事发生了,死者的手脚、身体慢慢地软下来,伸直了,不再紧缩,尸水也缓缓流出,死者头顶梵穴部位落下几咎头发,这正是颇瓦法已修成功,死者已获往生的不争标志!由此证明死者的神识通过仁波切的加持,从顶门跃出,直接往生西方弥陀净土。死者家属万分感激,供养根让仁波切许多钱财,仁波切则将这些钱用来放生,并且还为死者修了许多祈福之法,愿他早日乘愿再来。

嘉荣地区最有名的寺庙擦科寺,是噶陀祖师丹巴德协的三大弟子“嘉荣三友”之一希热巴瓦的灵塔所在地,主持盛情地恳请根让仁波切去传法。根让仁波切应邀前往。在去擦科寺的前一晚,莲花生大师就以充满虚空的身形庄严地出现在仁波切清晰的梦观之中。当时正值下弦月,天色很黑,而庙中希热巴瓦祖师的灵塔竟然通体发出耀眼的光芒,如太阳一般将寺院和周围的山川、村落全都照亮!当地所有的人都惊奇地目睹了这从未有过的奇景,他们相信这一瑞相的出现,都是由于尊贵的根让仁波切的来此转大法轮之故,因此纷纷交口称赞根让仁波切乃是真正的佛菩萨!

嘉荣卓克基地方的寺庙邀请根让仁波切传法,仁波切欣然前往,在卓克基为近三千信众讲修显密佛法,他观察缘起,还为大家赐予了灌顶。灌顶当天,会场上空出现了一个以彩虹组成的汉文“根”字。开始灌顶时,雪花纷纷如甘露般从天而降,瓢落到每个人身上给予大加持。神奇的是,灌顶仪式一结束,雪也随之嘎然而止,太阳光又普照大地。

在马尔康的弘法期间里,许多大大小小的寺院都一个接一个地盛请仁波切去传法,并都以能请到仁波切为荣,依止仁波切学佛的僧俗善信数以万计。马尔康这个藏汉杂居的地方有一个特点,就是几乎所有的藏族人都信仰佛教,而汉人则很少信佛,这完全是福报善根有异而造成的。在当地人心中,“汉人不信佛”似乎是很自然、天经地义的事情。可自从根让仁波切回到马尔康之后,这种状况却有了巨大的改变,许多汉人在根让波切开法会时都争相前来参加,场面非常隆重。根让仁波切以无碍的辩才为众人开示人身难得、无常、因果不虚和轮回之苦。又以种种善巧的比喻、举例,为大家讲述学佛的利益。法会上几乎所有的人都感动得泪流满面,深深地了解到六道轮回之苦,出离心顿时坚定起来。还有一些原来不信佛的人,此时也被佛法的真理所打动,顿时对上师三宝生起了信心。面对此情此景,一位藏族老人含着热泪激动地对笔者说:“从解放以来,我们马尔康就没有见到象根让仁波切这么好的上师了,这真是众生莫大的福气呀!以前我们总是错误地认为汉人不学佛,现在才知道是因为过去没有这么好的大喇嘛来教导大家的原因啊!”说完这番话,他双手合什,无比恭敬地向远处法座上的仁波切做了许多个充满感恩与虔诚的大礼拜。

根让仁波切在嘎陀

根让仁波切曾发下大愿,尽其一生来大力弘扬莲花生大师的教法。由于此宏愿,曾感莲师显现。在马尔康,有一座远近闻名的毕若扎纳圣山,(编者按:此山是莲师大弟子、大译师毕若扎纳发现的,因此而得名。赤松德赞时期毕若扎那来到嘉荣地区传播圣教,在各地共发现了三十八个圣地,毕若扎那山便是其中之一。他曾在此山中闭关多年,并开发出一眼冬不枯夏不盈的神泉,并以无碍的神通在岩石上留下了多处身、脚、手、脸、法帽、念珠的印记。以及后来众多大成就者发掘伏藏之印,空行母舞蹈之处和沐浴池,十世班禅大师来此朝圣时在岩石壁上发现的阿弥陀佛、观音菩萨自显像等等圣迹不胜枚举,加之圣山环境清幽,吸引了许多修行人到此闭关、朝拜。)根让仁波切很小的时候曾随家人去朝拜过一次,这次借回乡弘法之机,特上山朝拜,在上山的路上出现了种种的瑞相,最令人兴奋的是,在仁波切到达圣窟之时,山上的岩壁上显现出了巨大而清晰的莲花生大师圣像。随行的记者和弟子们用摄像机拍下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而圣像也永久地留在毕若圣山上,成为信众朝拜、除障、修福的圣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