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妙音 - 根让仁波切弘法录

上篇  稀有的如意摩尼宝珠 根让仁波切

七、汉地弘法

因无限仰慕根让仁波切的盛德,一九九八年四月,广西柳州的居士向仁波切请求亲自到汉地弘扬佛法。柳州在此之前从未有过大德高僧亲临弘法,而信教群众求法之心甚为迫切。众生的热切与诚恳,使悲天悯人的根让仁波切同意首度造访汉地,开拓柳州这块难闻正法的贫脊土地。他非常重视第一次到汉地为弟子传法,认为这是一个开启今后在汉地弘法善缘的预兆。在柳州,仁波切花了半个月的时间为信众很详细地讲授了大圆满前行,考虑到白天有许多居士必须上班,为了让这些弟子也能同沾法益,他不顾一整天的劳累和南方潮湿闷热天气给身体带来的不适,不厌其烦地在晚上再重复白天的讲授,细心给每位弟子传皈依及居士戒,并且不分亲疏地为每个人分别观察本尊及传授本尊修法。他的慈悲与亲切、平易近人以及耐心教导,深深感动了每一位弟子。

之后,各地居士皆来迎请传法,根让仁波切先后在中国内地、香港、泰国、尼泊尔、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等地,转大法轮。每到一地,根让仁波切总是将自己个人的荣辱得失抛在脑后,千方百计地给每一个真心求法的弟子尽可能多的教导。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在这个五毒炽盛,物欲横流的末法时代,还有你们这些真心学佛的人,我没有理由不竭尽全力去教,累一点也是值得的。”话语之间流露出无限的希冀。他多么希望将每个弟子都引入佛法正道,使之迈向解脱。

根让仁波切在汕头永福寺弘法

此时,有许多人纷纷慕名前来皈依求法,之后总是法喜充满,但是也有例外。根让仁波切初到汉地传法时,有一位自认为资深的居士,她原来学了几年净土宗,对藏传佛教未曾了解,对密宗法门也一无所知。当她听说有活佛来传法,也好奇地来凑热闹。听了仁波切的课后,很多东西一时接受不了,就在很多居士面前说了许多对仁波切不敬和诽谤密宗法门的话。几个对根让仁波切有信心的弟子知道后很气愤,觉得根让仁波切千里迢迢来为大家传法,却遭这种无知之人的诽谤,为了阻止她再谤师谤法,要去找她理论。

根让仁波切知道后,无比宽容的感叹到:“她也许还不知道谤法会给自己造成多么巨大的恶业。我真的非常慈悲她。”他告诫弟子,不要以嗔恨心去对待嗔恨心,这样只能将她越推越远。“从前,释迦世尊传法的时候,也有很多人反对他,甚至要杀害他,象这样愚痴的人我们更应该予以同情。她越是对我们不利,我们越应对她生出更大的、象大海般深广的慈悲心。同时,将修法的功德回向给她,如此才可能将她转化,这也是释迦牟尼佛摄受众生的一个窍诀。”果然,仁波切第二次到当地传法的时候,这位羞愧的弟子为表示她深深的忏悔,对仁波切做了许多供养。

根让仁波切了解到弟子中有些人经济上拮据还要养家糊口,非常同情他们,甚至在灌顶传法之前就向大家宣布:“我不要你们任何供养,你们如果听从上师的话就一分钱也不要供养我。真的有心就精进修法,我就心满意足了。这就是最大、最究竟的供养!我到汉地来传法是一个缘分,并不是为名闻利养而来,对我个人而言,这些都不是重要的,我的整个生命都将致力于弘扬佛法利益众生的事业。这是我的愿望,也是我的责任。”这种无我利他之德相,令弟子们肃然起敬,对仁波切产生了极大的信心。一位弟子感慨地说:“根让上师恨不得手把手将我们拉到邬金净土,他是能真真正正细心为弟子传法,对弟子生命负责的上师。”

根让仁波切心中毫无对世间法的贪执,随侍在上师身边的弟子都了解,上师每到一个地方,热情的信众总想请上师到当地著名景点游玩,大多数情况下上师总是回绝,除了传法,别的时间就为弟子开示,解答疑难或为新弟子传皈依,从未在世间的游玩上浪费时间。不论是到了风景名胜、文化古城、繁华的商业中心,凡人热衷的旅游、消遣、购物,在他眼中都是毫无意义的浪费生命。这也是上师为弟子们契入正法而善巧所作的无上示现,正是这种不言之教,使大家看到了一个真修行人对世间法的淡泊。

凡夫执着于外象,因此佛菩萨也常常因众生的执着显示许多外在的形象,以各种方式加持有缘者。根让仁波切到各地传法,弟子们在私下总会很聪明地向他要加持物、要甘露丸、要这要那,更有甚者还想要上师的念珠、转经筒等修法之物,上师皆随其所愿,一一施与。一次,根让仁波切将许多极具加持的物品,有些甚至是曲吉扎巴仁波切传给他的舍利子也一一分给大家,然后说:“我现在什么宝贝都没有了,能给的全都给你们了,你们也应该高兴了。”接着,根让仁波切意味深长地说:“我对你们讲一句实实在在的心里话,其实上师没有什么特别的宝贝,拿出来一加持就可以使你成佛,实际上也没有这么奇特的东西。最神奇、最好的宝贝,都无一例外地给了你们每个人了,就是上师所传的法,你们好好地去修,这就是最好最好的宝贝和最大的加持。”

根让仁波切在音律学上的造诣是人所共知的。他自创了修持四皈依咒、莲师祈请颂、各种本尊咒以及许多修法仪轨的唱诵调法。每次传法他都用浑厚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和抑扬顿挫的韵律,将诸佛的慈悲和智慧通过各种经咒传递给到每一位听法者。妙如天音的传法开示,极具加持力与摄受力。闻者法喜充满,信心倍增。

根让仁波切在语言方面也显示了他的过人天赋。他的母语是嘉荣语,在藏语系统里是一个很独特的分支,与普通的拉萨、安多、康巴三大语系都完全不同,而他自幼学藏语,在很短时间内就完全通达。刚到汉地传法时,由于语言不通,必须依靠翻译,后来他觉得这样既浪费时间,又不方便,更重要的是很多精妙之处不能畅快淋漓地表达出来,于是决定自己学汉语。学了大约半个月的时间,竟可以轻松地和很多人进行日常对话,并做佛法上的开示!表现得极为超常。

根让仁波切有着极其庄严的法相,他重举止稳重,神态安详,双目总是无造作地流露出对六道众生无尽的慈悲,举手投足间都显示出一位大圆满上师的博学与高贵。弟子们都觉得自己的上师与佛无别,而仁波切只是笑笑,以一贯谦虚的口吻说:“我不是佛,我没有那么大的智慧,我只是一个刻苦学习释迦牟尼佛佛法的普通人。”他风趣地说:“要说是转世者,我们每个人都是在六道轮回中转世了无数次。尽管我是个很没有用的人,但只要你们对佛菩萨有信心,那么佛菩萨的加持也肯定会通过我传递到你们身上的,就象过去我们西藏有一个老太太将狗牙拜出舍利子一样的道理。”的的确确,根让仁波切从未摆出高不可攀、象神一样可望而不可及的架子,却素来都以谦虚、和蔼、慈悲、亲切和富有人情味的姿态来面对每一个众生。他所说的这些,自然是一位大成就者毫无骄慢的自谦之语。

真正优秀的金刚上师应该是清楚地了知每个弟子的法缘、根器和积习,并能以各种方式予以指出,以遣除弟子的障碍。对于一些习气特别深重的弟子,根让仁波切也会以非常严肃的态度予以调治。有一次,一个弟子向根让仁波切问一些空性的问题,并大谈佛性,自以为很有智慧,问得很好,很高深。谁知根让仁波切早已观察到他日益膨胀的傲慢心,不予作答。这个弟子很不高兴:自己学佛这么久了,拜过的师,看过的书也不少了,无论是师父或是师兄弟们都夸他修得好,而根让仁波切却对他置之不理,让他觉得很没面子。他抗议道:“难道我问问题也有错吗?!”

根让仁波切毫不留情地批评到:“我知道你自认为看了很多书,懂得很多东西,自以为了不起。可是你有没有反观一下自己,一点调服自心的能力都没有!学到的佛法没有成为证悟的工具,反而变成助长你傲慢的资本。以我十多年学佛、闭关的经验,当然有能力回答你的问题,在藏区的寺院里,我有许多学生都是学佛有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修行人,他们的问题比你的更多、更深,我都可以正确地回答他们。说心里话,我是真的很慈悲你,而慈悲不是别的,最大的慈悲就是传法给你,这是释迦牟尼佛所说的。象你这样傲慢怎能学得到真正的佛法!修行就是要改变自己的身、口、意的劣根恶习,而你却从来不知道自己各种习气这么重。我可以用很好听的语言夸你这也好那也好,但这没有用,只能助长你的贪嗔痴。”根让仁波切一番语重心长的话如同当头一棒,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这个弟子长久的积习,使他终于认识到自己学佛多年而没有长进的症结所在。反思过去的无知与傲慢,想想根让仁波切的一番苦心言教,令他觉得无比惭愧又无限感激。他猛然醒悟到:只有根让仁波切才是他最需要的根本上师!是上师使他生平第一次重新看清了自己。对上师的恩德,只能以精进的修行来报答了。

经过这次特殊的加持,这个弟子在心里有了巨大的变化,他时常以仁波切的教导来观照自己的言行举止和心中的傲慢。原来的各种劣根习气慢慢地减少,对仁波切的信心与日俱增,在修法中产生了很多殊胜的觉受。

一九九九年,根让仁波切曾回到第二金刚座噶陀寺,参加数年才举办一次的万僧大法会,有十余万人参加,场面宏大隆重。仁波切作为噶陀寺主要的大活佛,亲自参与了主持噶陀万僧法药甘露的修法与加持。法会结束之时,仁波切在噶陀神山中得到一个古老的佛塔(见图)。这预示着根让仁波切此生将把完整的大圆满密法弘扬到全世界。

嘎陀大法会盛况

二000年初,噶陀莫扎法王在尼泊尔举行噶陀派“龙萨”与“登督”、“噶玛”等噶陀全部法脉的全程大型殊胜灌顶。在此之前,莫扎法王曾经特别邀请根让仁波切参加,根让仁波切在各种善缘具足的情况下去到了尼泊尔。莫扎法王一见到仁波切,就非常高兴地说:“你能来真是太好了。我这次举行的灌顶,主要目的就是为你而举办的。”法王还对根让仁波切授记说:“噶陀的全部法脉,今后就要依靠你来弘扬了,你一定会将‘龙萨’与‘登督’传遍十方!”在灌顶大法会上,莫扎法王选定根让仁波切为他的全权代表,为包括竹巴噶举法王、噶陀格则仁波切、江督仁波切在内的大活佛、大堪布们传授殊胜的噶陀不共传承“龙萨”与“登督”的灌顶。

根让仁波切长年辛劳地奔忙于各地,为求知若渴的佛子们传经说法,足迹遍布大江南北,甚至香港、泰国、尼泊尔、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等地,其中艰难不言而喻。对一切艰辛的付出,他无怨无悔,身心时刻安住于苦乐无二,一切法本净本自解脱之大圆满境界中。只要能将有缘众生引入佛法善道,迈向解脱,仁波切都从内心感到由衷的欣慰。从他真实不虚的大悲心中,正时时流淌出无限的加持之流,润泽着每一个众生。

在当今苦难深重的五浊恶世,众生福薄德浅,能遇到根让仁波切这么一位殊胜的金刚上师作为依怙,不能不说是我们累世所集的巨大福报之果。盼有缘法子善自珍惜,精勤修行以报上师三宝之大恩。

三宝弟子 敬撰

二ОО一年三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