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妙音 - 根让仁波切弘法录

 

中篇  迈向解脱之道

第一章、大圆满及其前行的重要性

莲花生大师创立的宁玛巴,有着博大精深的理论与实践方法,宁玛巴特有的判教之法将佛法分为九乘次第(注:九乘次第分别为下三层:声闻、缘觉、菩萨,中三层:行部、事部、瑜珈部,上三层:玛哈瑜珈、阿努瑜珈、阿底瑜珈),其中最极超胜证悟法门是阿底瑜珈大圆满,一切佛法如百川归海,无不流入大圆满海中。

大圆满法门来自法身本初佛普贤王如来,由佛界传入天界,由天界传入人间。大圆满是究竟的智慧,轮回涅槃万法都不离这个实相,解脱生死的方便途径莫胜于此,故称为“大”。能直接见到明空赤裸的本觉佛性圆满俱足、无缺无失,诸法生起的刹那超越能修所修,本来清净解脱,故称“圆满”。大圆满法认为众生心性之当下即是佛性,佛和众生的区别只在于“觉”和“迷”,众生每一刻都有机会明心见性,只是因为在迷乱之时,有身口意三业的搅扰,不认识本觉而枉受轮回之苦。为了使这个佛性显露,依上师口诀宽坦任运,在自性离覆遮的自然状态,直接认取本净俱生智,从而明心见性!大圆满是当下顿悟佛地的了义佛法,不依意念思维、分析抉择,不是一般知识性的教授。不论你所修的是生起、圆满次第的任何法,任何寂静或愤怒的本尊,最终都必须靠修大圆满来成就的,没有一位佛不是通过修大圆满成佛的。

修小乘佛法能成就阿罗汉的果位,但并不是究竟彻悟的佛陀,而修大乘的显宗也好,密宗也好,要最终达到佛之果位必须依靠大圆满法。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除大圆满法之外的一切法都属于不了义的方法,靠不究竟的法是成就不了究竟佛果的。如果按因果关系来说,大圆满法是成佛的因,而法身则是果。法身只有一个,换句话来说就是诸佛的本性只有一个,我们叫它大圆满,是一体而无分别的。如果除大圆满法之外还有第二个方法可以让你究竟成佛的话,则有两个因,两个因就有两个果——两个法身佛,这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为什么佛陀不直接传授大圆满而花几十年时间去传小乘大乘的八万四千法门呢?原因是众生的根器、习气、想法都不一样,佛陀以其大智大悲权巧的接引众生,先以种种不了义的虚幻方法引导众生,其目的都是为了众生最终皆能成熟为大圆满的法器。

通过修大圆满法,四光明相(法性现前光明相,证悟增长光明相,明智如量光明相,法性尽地光明相)会逐步现前,内外质碍之境都化为光明,就能现证佛位。此时,随修行者个人的发心而有两种成就:一种是能用色身成办广大的利生事业。寿命直至娑婆世界坏空之时,即所谓的证取大迁转金刚身,这种身性象水中月,镜中花一样,虽有显色,但没有触色,莲花生大师和贝玛拉莫扎大师就是如此。能在一刹那中示现不可思议的神通法门。另一种成就,当圆满四光明道而虹光化身时,于法界本初地任运成就三身五智。在法身刹土为普贤王如来;并任运显现报身佛土,比如在清净佛土中化现为五部如来,从圆满自显受用身之加持力中,饶益诸登地菩萨;在六道轮回里化现成各道中的佛陀,以殊胜变化及工巧、受生事业穷尽三有世界,饶益广大无尽之众生。

大圆满法非常殊胜,能在最短时间内证得佛果,龙钦巴大师也曾说:“一切得佛果者,皆从此极密之门中,观见灵明智性,本觉现前而成佛。除此,其他法门皆不能成佛。”各种显密经典中都盛赞大圆满是十方诸佛之母。轮涅一切皆溶入大圆满海中。最上根器者听法即当下解脱,坐下听法时尚是凡夫,听完起座时已经悟道,但这种大根器者,其实也是累世积集福慧资粮,业障也净化将尽,或者是乘愿再来的转世者,由于过去的法缘,经上师一教即可能刹那顿悟,但这类人毕竟很少。其余中根和下根的人在学大圆满法之后,快则今生,慢则不过七世即可证得最高成就,临命终时色身举体化虹融入法界而成就三身(法身、报身、化身)。历史上就有无数的修行人靠修行大圆满即身成就,比如宁玛派的根本道场噶陀寺,从开山祖师丹巴德协创建至今,在噶陀修行成就虹光化身的修行者已超过十万之众!这个奇迹在整个佛教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

这里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在距今八百多年前,文殊菩萨的化身丹巴德协祖师在圣地噶陀寺为众多的僧俗信众赐予大圆满的灌顶。有三位修行人,他们是嘉荣地区马尔康县境内梭磨地方的希热将参、松岗地方的希热巴瓦、桌斯甲地方的希热多杰,他们依宿愿离开家乡,手持拐杖,长途跋涉抵达噶陀寺,适逢丹巴德协祖师的大圆满法会。他们顾不上卸下行囊,因挤不进人群,只好拄着拐杖站在远远的地方聆听祖师传法。在祖师无比的加持力和弟子的虔诚心水乳交融的刹那,无须经过种种实修而顿时自性解脱,证悟大圆满心性。法会结束时,遍知一切的丹巴德协大师面露喜色,当众宣布:“此次传法的一切功德与完全加持,都溶入了三位嘉荣人的心中。”三位求法者在法喜充满的当下,将拐杖抛向空中,拐杖落地生根随即长成三棵柏树。直到现在,三株大柏树仍郁郁葱葱地挺立在噶陀,焕发出勃勃生机。

(编者 按:“闻法顿悟三友”分别是希热将参,希热巴瓦,希热多杰。其中,希热巴瓦即为根让仁波切之前世。他和希热将参在丹巴德协祖师圆寂后回到了嘉荣,弘法利生,希热多杰则常住噶陀寺,终生修行,圆寂时虹光化身。希热巴瓦回到嘉荣后,在马尔康卓克基如同噶陀寺的地形上创建了著名的擦科寺,并在寺中传法多年后圆寂,他的舍利塔,至今尚供奉在擦科寺中。)

虽然现在是末法时代,但大圆满的法是很殊胜的,它的传承加持力也从未间断过,就是在末法时代同样也有人修大圆满而虹光化身,这并不是神话。1998年10月,在甘孜州新龙县有位上师叫阿曲尊者(下图),是噶陀派修大圆满的。他就修成了,走的时候也是虹光化身。当时,喇嘛们实实在在亲眼看到阿曲尊者虹光化身。西藏人很相信虹光化身,很相信修大圆满就能成就,因为在西藏大圆满法太兴盛了,这是以前很多大成就者的功德和恩德种下的因缘。阿曲尊者也是一位活佛,没有什么名气,弟子也不多,没有多少人知道他是很好很有成就的一位上师。他经常闭关,快圆寂的时侯,很多人发现在他闭关的地方,自然就发出海螺的声音,天空上经常出现彩虹。他们了解到这位上师已经闭关几十年,就怀疑是否是位大成就者。对,阿曲尊者确实是一位成就者,没多久就圆寂了。他走的时候,很多人去那里礼拜,确确实实看见了,他的身体越来越小,一天比一天小,七天后身体就没有了,变成一道五彩的虹光,慢慢五彩色的光也消失了。这就是修大圆满功德圆满的一个活生生的事例。

阿曲尊者

一般人业障未清除,福报资粮未圆满,另外很重要的是对上师信心不足,这种情况之下上师就算为他指认他也无法看到心性。比如你从没有吃过糖而我吃过,你向我询问糖的味道如何,我就告诉你:“糖是很甜的,有点粘粘的。很好吃。”你似乎也明白了。但其实你并没法真实体会到这种“甜”与“粘”的感觉。你只能依靠我的描述去想象一种“甜”或“粘”的感觉,但那种想象中的感觉并不真实,甚至相去甚远。指认心性的情况与此非常相似。如果我现在告诉你佛性是这样这样的,听起来你好象是懂了,但其实你并不能够了解、相应。因此,我们不可能直接修大圆满法的正行,必须先修一些特别的法,使我们成为一个能容纳大圆满的法器。由此可以了解这些基础法是相当重要的,它的核心就是忏罪集资,各教派也都有许多类似的修法,这就是我们讲的修大圆满前行。

首先是“四种思维”——人身难得、寿命无常、因果业力、轮回之苦,使你产生出离心,趋向佛法;再接下来皈依和发心,以此树立对上师三宝的信心和生起对众生的慈悲心;之后修忏悔之王——金刚萨垛,消除身口意的业障;再修快速积集资粮的供曼扎,累集足够的福慧资粮;最后修上师相应法,使自己的凡夫心尽快与上师智慧心相应。这一系列的方法,浓缩了一切经典的精华,乃过去的大成就者出于对众生苦难的大悲心而特别设计,层层引导,极为善巧。作为基础的权巧不了义法,任何人都无法修完八万四千法门。我们想学佛,出离心、信心、菩提心是最主要的,以大圆满前行来增长这三个心及智慧是最快的方法,前行很完整的包括了修出离心、信心、菩提心的方法。经过努力修持,弟子终会变成完美的大圆满法器,时机成熟之时,有经验的上师会知道,届时以种种善巧的方法直指引见心之体性,仿佛一拳重击,顿时将弟子从无始以来的无明昏睡中推醒,刹那顿悟。这些方法有些甚至是超乎我们常人想象之外的。

现在有些人,对前行法不够重视,认为它层次低,是一个很小的法,这是极其错误的!这表明他们并不真正了解前行法,他们追求的所谓大法、最高法,如果没有前行法作为基础,就如同要在天空中建高楼一样不可能。他们可能受到一些媒体的宣传影响,认为修那些怒目狰狞,有很多手、拿着不同法器这种形象的本尊才是大法。这实际是一种错误的认知。也有些人热衷于求许多护法的法和灌顶,这也是一条错路。修护法是用于消除某些修法的障碍,并不能依靠护法证悟,想通过修护法成就是本末倒置。有些人甚至声称不用修加行而修一些所谓的“大法”能在极短时间里成就!这非常令人震惊!末法时代邪说层出不穷。就算在佛灭度后的正法时代,除极少数很有智慧的人外,很多人也都依靠前行来成就,更何况如今是末法时代,众生业障这么深重,想另辟蹊径不修前行成就是根本不可能的。大家将眼光放远看看,现在世界各地都有许多很好的上师、仁波切都在大力地传授和指导修五加行。古代的无数大成就者,包括莲花生大师、龙清巴尊者、吉美林巴、巴珠仁波切等等,他们对大圆满前行也是推崇倍至。尤其是莲师与空行母移喜措嘉,当时他们就伏藏了许多种不同长短的五加行法本,以利后世众生。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大圆满前行是修我们的出离心,菩提心,虔诚心与智慧这几个解脱要素的,没有这四个要素,怎么可能获得成就?反过来说,一个大成就者他怎么可能不具备这些重要条件呢?

一个想真正解脱的人,对他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前行,不论你修什么本尊,如果目的不是为了生起出离心,虔诚心、慈悲与智慧,成就从何而来?有很多很好的修行人一辈子修持了五加行几次、十几次甚至几十次之多,最后才得到大圆满的最高成就。这些真正的修行者,都要花毕生的精力修五加行,难道不值得我们这些凡夫深思吗?巴珠仁波切曾告诫:“不要以为加行无足轻重,真正的正行其实是加行。”我的上师曲扎仁波切曾对我们师兄弟几个人说:“现在外界传许多本尊法或其它法门,都不如好好教导弟子修大圆满前行,你们一定要将大圆满前行仔仔细细地传授,才是最重要的。”一切印度的班智达(精通佛法的大智者)与西藏大成就者都认为,要实修佛法,必须先忏罪集资打基础。前行修好之后,直接进入大圆满的修学,才是真正的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