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儒王阳明

明儒王阳明先生有一次到金山寺去朝拜,觉得寺中的景物非常熟悉,一草一木似曾相识。信步浏览,走到一间关房之前,只见房门口贴了一张封条,左右观看,好像曾经住过。王阳明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请知客师父打开关房瞧个究竟,知客师父连忙道歉说:

‘对不起!这间关房是我们一位老祖师五十年前圆寂的地方,里面供奉着他的全身舍利,他老人家遗嘱交待不可以开启,请您原谅,千万开不得。’

‘既然房子设有门窗,那里有永远不能打开的道理?今天无论如何请您慈悲开下来看看!’

由于王阳明一再请求,知客师父碍于情面无法违抗,只好万分为难地打开房门,让王阳明进去。昏黄的夕照里,只见一位圆寂的老和尚亘古如昔地端坐在蒲团上,王阳明一看,咦!怎么和自己的容貌如此的相像?举头看去,墙上还有一首诗,写道:

“五十年后王阳明,开门犹是闭门人;

精灵闭后还归复,始信禅门不坏身。”

原来王阳明的前生就是这位坐化的老和尚,昔日自闭门扉,今日还来自启,为后世子孙留下一点证明。王阳明为了纪念这件事,曾经在金山寺留下诗句:

“金山一点大如拳,打破维阳水底天;

闲依妙高台上月,玉箫吹彻洞龙眠。”

文学家黄山谷

在江西修水县的县志里,记载安徽芜湖县的女子转世为江西修水县的黄山谷的一段故事。有名的大文学家黄山谷二十六岁出任芜湖知州,有一天,梦见自己走到一个地方,看到一个白发斑斑的老婆婆,在门外设香案祭拜,香案上面供有一碗芹菜面,黄山谷一闻面,端起来就吃,梦醒口齿还留有芹菜余香。黄山谷以为是自己公务忙碌成梦,心中不太在意。第二天下午睡,却再度梦见昨日的情境,醒来觉得异常纳闷,于是循着梦境,不知不觉走到一个村落,果然看到梦中的老婆婆,手中拿着袅袅的三支香,喃喃地对天祷告,奇异的是香案上正摆了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芹菜面,黄山谷趋前问道:

‘老婆婆!你在做什么呀?’

‘昨日是我死去二十六年的女儿的忌辰,我在祭拜她呀!’

黄山谷一听非常惊诧,怎么正好和自己的年龄相彷,急忙再追问:

‘你女儿平日喜欢做些什么事呢?’

‘她在世的时候,喜好茹素奉佛,喜欢阅读诗书佛经,矢志不嫁,尤其喜欢吃芹菜面,因此我今天特别为她准备一碗。’

‘我能参观她的闺房吗?’

老婆婆于是带领黄山谷进入房门,只见书架上摆满了许多自己曾经读过的经书古籍,墙角并放置有一口大柜子,黄山谷好奇地问:

‘那里面都放些什么东西呢?能打开来看看吗?’

老婆婆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放些什么东西,更不知道钥匙摆在何处?黄山谷沈思了一下,彷佛忆起了什么,很快就找到钥匙,打开柜子一看,惊得说不出话来,原来里面放满了自己每次参加科试的文章。黄山谷终于明白眼前这位孤苦无依的老妪,竟然是自己前生的母亲,双脚一跪,诚恳地说:

‘老人家!我是你过去世的女儿,请你回去接受我的奉养。’

黄山谷将母亲迎奉回家孝养,并且还特地自题诗偈说:

“似僧有发,似俗脱尘;

作梦中梦,悟身外身。”

意思是说自己虽然是个带发的在家人,却是心向往道的法同沙门;虽然生活在五欲六尘之中,却不为俗尘所染污。歎人生似梦,身外还有拘累之身,真是“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

禅宗第五祖弘忍

禅宗第五祖弘忍也有一段脍炙人口的转世因缘,弘忍前生是破头山下的栽松老者,仰慕四祖道信,请求披剃出家,道信嫌他年纪老大,不能广化十方,只好安慰他说:

‘如果你去投胎再来,我或许可以住世等你几年。’

老人拜别四祖,走到溪边,看到一位浣妙的姑娘,就请求说:

‘姑娘!我能不能借你家一住?’

‘我上有父兄,不能作主,你可以去请求他们。’

‘必需你承诺答应,我才敢前去。’

这位姑娘一看暮色苍茫,一位老人求宿,于是点头答应。说也奇怪,这位没有出嫁的姑娘回了家,竟然怀孕起来,父母认为败坏门楣,就把她赶出了家门,作佣里中。后来生下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婴,这位不幸的母亲想把这个不祥的孩子丢弃河中,小孩子竟然逆流而上,只好一面求乞抚养他成人。由于不知父亲来历,因此里中的人都叫他做“无姓儿”。无姓儿六、七岁的时候,长得聪明伶俐,活泼可爱。有一天道信禅师弘化到此地,无姓儿看到道信禅,亲热地拉住禅师法衣不放,要求道信度他出家;禅师一看,一个稚龄的小孩,就摸摸他的头说:

‘你年纪太小了,怎么能出家呢?’

‘师父!过去你嫌我太老,现在又嫌我太小,究竟何时才肯度我出家?’无姓儿宛如大人口气地质问禅师。

道信一听,忽有感悟,赶忙问他:

‘小孩童,你姓什么,叫什么?家住那里?’

‘我叫无姓儿,家住十里巷。’

‘人人都有姓氏,你怎么打妄语说自己无姓呢?你究竟姓什么?’

‘我以佛性为姓,所以无姓。’

道信听了非常欢喜,小小年纪,口气如此之大,实为三宝龙象,佛门法器,后来把衣钵传授给他,成为禅宗的第五祖,门下弟子辈出,为中国禅宗大开灿烂的花朵。


返回目录

生死书•智能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