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一堂关于远古历史的课程

(马蒂尔达·欧’丹奈尔·马克艾罗伊的自述)

我聆听艾罗所讲授的内容,从晚上一直持续到第二天黎明。在我从艾罗那里获得的“课程”中,我必须说,我经历了着迷、多疑、震惊、惊恐、沮丧和不满的心理变化过程。她所告诉我的事情,都是我无法想象的 —— 甚至也不可能在我最狂野的美梦或噩梦中出现!

第二天下午,我一觉醒来,洗过澡,吃过东西后,我参加并听取了关于前一晚会谈的报告会议,具体内容是由旁听席的人员,根据我对艾罗阐述的汇报进行的记录。与往常一样,我在每次访问后都要向速记员汇报,因此,一位速记员也出席了这次会议。同时还有6、7个人需要我对所陈述的内容做些澄清。如往常一样,不断有压力在施加给我,想利用我对艾罗的影响,去劝说她回答旁听席中的一些人所提出的问题。我尽力向每个人保证,我将会付出最大的努力去做这些工作。

尽管如此,在那之后的每一天里,只有三件事发生:

1)只要艾罗感觉到任何问题是由旁听席中的人转达给我提问的,她都毅然地拒绝回答。

2)艾罗继续对我讲授她自己选择的主题内容。

3)每天傍晚' ;&,"vIE' ;&,"或讲授课程结束之后,她都会根据她在某方面想要了解更多信息的需求,给我罗列一个新主题内容的清单。每晚我都把这个清单转交给旁听席。第二天,艾罗会收到一大堆书本、杂志、论文等等。她利用我用来睡觉的整晚时间,学习所有这些资料。这种模式在我与她共处后余下的时间里,每一天都在重复着。

我接下来与艾罗会谈或授课的主题内容,将以同领地的角度阐述关于地球和我们的太阳系,以及附近空间的发展简史。

(会谈内容的官方记录)

顶级机密

美国空军官方记录

罗斯威尔空军基地,第509轰炸大队

主题:外星人访谈,1947. 7. 25,第1段会谈

“在你能够理解关于历史这个主题之前,你必须首先理解关于时间的主题。时间只不过是一种通过空间去任意测量目标运动的计算单位而已

空间不是线性的,空间是由一个现在-成为者在观察一个目标时的视角所决定的,一个现在-成为者与被观察目标之间的间隔,被称为‘空间’。

在空间中的物体或能量体,并不一定按照线性的模式运动。在这个宇宙中,物体运动的模式往往是随机的、弯曲的、循环转动的,或者与所确立的规则一致。

正如许多地球历史书的作者暗示的那样,历史不仅仅是对重大事件的一种线性记载过程,因为它并不是一根可以伸长并作对应标记的绳子,比如某种测量工具。历史事件是通过空间去观察物体这一运动过程的个人主观表述,不过,并不是通过那些屈服者或死者,而是根据事件中幸存者的视角去进行记载。

(生死书注:比如 国共历史)

事件的发生既是相互作用的,又是同步进行的结果,就象是新陈代谢的过程,生物体拥有泵出血液的心脏,同时肺脏又为细胞提供了氧气,也利用太阳的能量和植物中的化学成分进行复制再生,与此同时,肝脏过滤了血液中的毒素,然后通过膀胱和肠道排除体外。

所有这些交互作用都是同步并发的。虽然时间的运行具有连续性,但是,偶然事件并不是在一种单独和线性流动的条件中触发的。如果有人想看清历史并试图理解发生在过去的事实,那么,他必须要在一个相互作用的体系中扮演一个角色,去审视一切相关的事件。在遍及在全部的有形宇宙中,时间也可以被感知作为一种统一的振动形式存在。

艾罗解释说,现在-成为者们早在宇宙诞生之前就已经出现了,他们之所以被认为‘不朽’,是因为一个‘灵魂’既不会出生也无法死亡,反而,它存在于一种个人亲自要求的感性认识“现在 — 即将成为”之中。她小心翼翼地解释说,每一个灵魂都是不同的,在个性、力量、意识和才能方面,每一个灵魂都是绝对独一无二的。

(生死书注:生和死就在心中,不在别处,这种教法至今仍具有革命性的佛教智慧。佛教认为心是一切经验的基础,它创造了快乐,也创造了痛苦;创造了生,也创造了死。……在死亡那一刻,凡夫心及其愚昧都跟着死亡,而且在这个空隙之间,像天空一样无边无际的心性,刹那间显现无遗。这个根本的心性,是生与死的背景,正如天空拥抱整个宇宙一般。——《西藏生死书》)

在地球上大多数寄居在生物体身上的现在-成为者,与像艾罗这样的现在-成为者的区别在于,艾罗能够随意进入和离开她的‘替身’,她能够感知到可选择的深度穿过物质,艾罗与其他同领地官员之间可以通过心灵感应进行交流。由于某个现在-成为者并不是有形宇宙中的实体,因此,他不具有位置或时间的属性,也可以将现在-成为者说成是“非物质的”,他们可以在瞬间完成巨大的空间跨度。

(生死书注:下面是《修华严奥旨妄尽还源观第9集》净空法师第二次宣讲 节选

《金刚经》上讲的「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它是指广义的,凡是众缘和合而生的现象都不是真的,都是虚妄的。譬如讲动物,我们人是动物,为什麽人是虚妄的?人有生老病死,不能常存,植物有生住异灭,山河大地包括星球它有成住坏空,所以叫无常,它不是永恒的。佛法里面讲真跟妄的定义,永恒的叫真的,不是永恒的都叫虚妄的。

我们想想,宇宙之间,我们六根接触的六尘境界,哪个是永恒的?没有一样。大概一般人会想到,可能虚空是永恒的,虚空没有变化,你看生老病死没有这个现象,成住坏空也没有这个现象,可能是永恒的。佛说那是假的永恒,相似的永恒,不是真的。这个说法,现代科学家证实,科学家告诉我们,时间跟空间都不是真的。在佛法里面,时间跟空间怎麽来的?还是从妄想分别执着里头变现出来的。如果妄想分别执着没有了,把它放下了,时间跟空间也没有了。诸位要知道,时间没有了,就没有先后;空间没有了,距离就没有了,远近没有了。西方极乐世界距离我们地球十万亿佛国土,如果空间没有了,极乐世界在哪里?极乐世界就在此地;时间没有了,就没有年老、年少,就没有,这都是真的。为什麽现在有时间、有空间?你执着它就有,你分别它就有,你不执着、不分别它就没有。这个话是真的不是假的。真正老修行人,这种境界有很多人都遇到过,就是当他心地清净的时候,一念不生,好像时间停住了,时间不动了,这个现象有。

我们在《虚云老和尚年谱》看到他有一段这种事情,时间停住了。他心地清净,这是个参禅的人,黄昏的时候出门,太阳虽然刚刚下山,天空是明亮的,他从庙里面回到自己的小茅蓬,有那麽一段距离,总得要走四、五十分钟,可能走一个小时。但是走到一半天就黑了,黑掉,可是他心清净没有妄念,那个时间就停止在那里,永远就看到黄昏的样子,清清楚楚。走到半路上,遇到两个同参道友,他们是住在庙里,从外面回到庙里,手上拿着灯笼,遇到老和尚,都认识,打招呼,就问老和尚,「天这麽黑了,你怎麽不拿个灯?」老和尚听到这句话,天马上就黑掉。没有人提醒他这句话的时候,他离开那个时候的时间就是那个时间,永远是那个时间。这就证明时间是从妄想生的。你看他没有念头的时候,几点钟那个时候它就停住。这种境界虚老和尚遇到过,同样遇到过的人很多,我们在佛门传记里面看到。像圆瑛法师,这个在佛门里面很多人都知道的,二战之后才圆寂的。他在《愣严经讲义》序文里告诉我们一桩事情,这桩事情也很奇怪,他在寮房里面打坐,突然想到一桩事情立刻要去办,他就放下腿子,就走出来。走出来之后他想想,好像我没有开门,我门是关着的,我怎麽就走出来了?回过头来,门是关的,再就进不去了。这是说明什麽?说明这个墙、门是假的,不是真的。因为你有分别执着,它起作用,就把你挡住;当你心里没有这个念头,没有这个墙、没有门的这个念头,它虽然是关着,他就穿过。这是圆瑛法师有这麽一桩事情,他把它记载在《讲义》序文前面。我们相信老和尚不会编故事来骗我们,一定这都是真的。)

在不需要生理感官机能的条件下,他们能够体验比生物躯体更强烈的情感。一个现在-成为者能够将痛苦排除在他们感知之外。艾罗还能够回忆起她的‘身份’,而且一直向回追溯到暗淡而模糊的时间长河中,已有数万亿年之久了。

(生死书注:如来以无尽大悲,矜哀三界,所以出兴于世。光阐道教,欲拯群萌,惠以真实之利。难值难见。如优昙花,希有出现。汝今所问,多所饶益。阿难当知:如来正觉,其智难量。无有障碍。能于念顷,住无量亿劫。身及诸根,无有增减。所以者何?如来定慧,究畅无极。于一切法,而得最胜自在故。阿难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分别解说。……我哀汝等,甚于父母念子。我于此世作佛,以善攻恶,拔生死之苦。令获五德,升无为之安。吾般泥洹,经道渐灭,人民谄伪,复为众恶。五烧五痛,久后转剧。汝等转相教诫,如佛经法,无得犯也。——《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

妙法莲华经如来寿量品第十六 尔时、佛告诸菩萨及一切大众:'诸善男子,汝等当信解如来诚谛之语。'复告大众:'汝等当信解如来诚谛之语。'又复告诸大众:'汝等当信解如来诚谛之语。'是时菩萨大众,弥勒为首,合掌白佛言:'世尊,惟愿说之,我等当信受佛语。'如是三白已,复言:'惟愿说之,我等当信受佛语。' 尔时世尊知诸菩萨三请不止,而告之言:'汝等谛听,如来秘密神通之力。一切世间天、人、及阿修罗,皆谓,今释迦牟尼佛、出释氏宫,去伽耶城不远,坐于道场,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然善男子,我实成佛已来、无量无边、百千万亿那由他劫。' '譬如五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三千大千世界,假使有人、抹为微尘,过于东方五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国、乃下一尘,如是东行,尽是微尘,诸善男子、于意云何,是诸世界,可得思惟校计、知其数否。' 弥勒菩萨等、俱白佛言:'世尊,是诸世界,无量无边,非算数所知、亦非心力所及,一切声闻、辟支佛,以无漏智,不能思惟、知其限数,我等住阿惟越致地,于是事中、亦所不达,世尊,如是诸世界,无量无边。' 尔时佛告大菩萨众:'诸善男子,今当分明宣语汝等,是诸世界,若著微尘及不著者、尽以为尘,一尘一劫,我成佛已来,复过于此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劫。自从是来,我常在此娑婆世界、说法教化,亦于余处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国、导利众生。' '诸善男子,于是中间,我说燃灯佛等,又复言其入于涅槃,如是、皆以方便分别。诸善男子,若有众生、来至我所,我以佛眼、观其信等、诸根利钝,随所应度,处处自说、名字不同、年纪大小,亦复现言、当入涅槃,又以种种方便、说微妙法,能令众生发欢喜心。诸善男子,如来见诸众生、乐于小法,德薄垢重者,为是人说,我少出家,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然我实成佛已来、久远若斯,但以方便、教化众生,令入佛道,作如是说。' '诸善男子,如来所演经典,皆为度脱众生,或说己身,或说他身,或示己身,或示他身,或示己事,或示他事,诸所言说,皆实不虚。所以者何。如来如实知见三界之相,无有生死、若退若出,亦无在世、及灭度者,非实非虚,非如非异,不如三界、见于三界,如斯之事,如来明见,无有错谬。以诸众生有种种性、种种欲、种种行、种种忆想分别故,欲令生诸善根,以若干因缘、譬喻、言辞、种种说法,所作佛事,未曾暂废。如是,我成佛已来、甚大久远,寿命无量阿僧祇劫,常住不灭。' '诸善男子,我本行菩萨道、所成寿命,今犹未尽,复倍上数。然今非实灭度,而便唱言、当取灭度,如来以是方便、教化众生。所以者何。若佛久住于世,薄德之人,不种善根,贫穷下贱,贪著五欲,入于忆想妄见网中,若见如来常在不灭,便起憍恣、而怀厌怠,不能生难遭之想、恭敬之心,是故如来以方便说:"比丘当知,诸佛出世,难可值遇。"所以者何。诸薄德人,过无量百千万亿劫,或有见佛,或不见者,以此事故,我作是言:"诸比丘,如来难可得见。"斯众生等、闻如是语,必当生于难遭之想,心怀恋慕,渴仰于佛,便种善根,是故如来虽不实灭,而言灭度。' )

她说,在这个宇宙附近现存的太阳集合,已经燃烧了至少200万亿年了。这个有形宇宙的古老程度已经接近于无限,不过,自从最初的诞生开始,它年龄可能至少有4x1015年了。

时间是一个很难衡量的因素,它同样依赖于现在-成为者的主观记忆,而且,自从它产生开始,在全部有形宇宙中一直都没有统一的对事件的记载。同样在地球上,也曾出现了由许多不同的文化所定义的各种时间测量体系,他们利用运动的周期和原始起点之间的关系,确定了使用的年限和持续的时间。

这个有形的宇宙本身由许多其他单独的宇宙汇聚、融合而成,每一个单独的宇宙都是由某一个或某一群现在-成为者所创造出来的。为了形成一个共同创造的宇宙,这些虚幻的宇宙在彼此碰撞的过程中,相互混合、聚结并固化在一起。由于经过了一致同意:能量与形体能够被创造产生,但不可以被废弃。因此,这个创造性的进程一直都在建立一个接近无限实体容积的、不断膨胀的宇宙。

在这个有形宇宙构成之前的很长一段时期内,宇宙们不是真实的实体,它们统统都是幻影。你也可以将它说成是一种由魔术幻觉构成的宇宙,由魔术师随心所欲地在有与无之间变换。在每一个场合里,这个‘魔术师’可以是一个或多个现在-成为者,许多地球上的现在-成为者仍然能够回忆起在那段时期些许的模糊印象。在一些魔法与巫术的故事中,以及童话和神话故事里,虽然使用的都是些非常粗略的术语,可是都讲到了那些情形。

(生死书注: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每个现在-成为者在进入这个有形宇宙的同时,也就失去了他们自己的‘家乡’宇宙。其过程可以这样解释,某一个现在-成为者的‘家乡’宇宙被有形宇宙所倾覆。或者,这个现在-成为者与其他的现在-成为者们共同创造或占领了有形宇宙。

(生死书注:《大佛顶首楞严经浅释》云:

一迷为心。决定惑为色身之内。

第一种执迷不悟,就是坚决认定真心在色身之内,一般人最大错误,便是错认心在身里面。那么,不在身里面,是否在身外边呢?也不是的,而是我们都在真心里面。

不知色身。外洎山河虚空大地。咸是妙明真心中物。

既然迷执心在身内,而不知道真心实在是广大周遍,包含万象,外洎即外及山河虚空大地,皆是妙明真心中所现之物。 我们这真心是包含虚空万物,而不是虚空包罗万物。明白这个道理,便不会丢失真心。

譬如澄清百千大海弃之。唯认一浮沤体。

我们的真心既然广大无比,能包罗万物,有如澄清百千大海之大,而我们反弃之不要,只认一水泡浮沤,作为大海,岂不大错!

《大佛顶首楞严经》中写道:"如来藏唯妙觉明圆照法界。是故于中,一为无量,无量为一。小中现大,大中现小。不动道场,遍十方界。身含十方无尽虚空。于一毛端现宝王刹。坐微尘里转大法轮。"

《大方广佛华严经疏》中写道:"一一微尘中,各现无边刹海;刹海之中,复有微尘;彼诸微尘内,复有刹海;如是重重,不可穷尽,非是心识思量境界。"这段文字讲的就是宇宙在超宏观与超微观上的无限层次。

物理学家在研究超弦理论的时候发现一个惊人的结果,半径1/r(比原子尺度还小1000亿亿亿倍)大小的空间中的物理形式和半径r的大尺度宇宙没有不同,换句话说,那么小的空间中可以容纳整个宇宙!!——请见美国物理学家M.格林《宇宙的琴弦》

心精遍圆。含裹十方。反观父母所生之身。犹彼十方虚空之中。吹一微尘。若存若亡。如湛巨海。流一浮沤。起灭无从。背觉合尘。故发尘劳。有世间相。而如来藏微妙觉明。圆照法界。是故於中。一为无量。无量为一。小中现大。大中现小。不动道场。遍十方界。身含十方无尽虚空。於一毫端。现宝王刹。坐微尘里。转大法轮。

当知虚空生汝心内。犹如片云点太清里。况诸世界在虚空耶。汝等一人。发真归元。此十方空。皆悉消殒。

在地球上,之所以很难有办法测定某个现在-成为者进入有形宇宙的时间,有两个原因:

1)地球上这些现在-成为者们的记忆,已经被消除了。

2)现在-成为者们到达或闯入这个有形宇宙的事件发生时间有所不同,有些是在60万亿年前,其他的仅仅有3万亿年的历史。每隔一阵时间——几百万年,都会有某区域或某行星被其他的现在-成为者组织进入并占领。

有时候,他们会捕获其他现在-成为者并当作奴隶,他们会被强迫进入某些躯体中做奴仆或体力的劳动——尤其是在那些强重力行星上开采矿藏,比如地球。

(生死书注:佛陀初转法轮,首先提到了“苦”)

艾罗说,她在6.25亿年前成为同领地远征军的一名成员,当时她作为一名飞行员去执行生物学勘察任务,其中包括对地球进行一系列不定期的调查工作。她能够回忆起在那一时期的全部经历,还包括在那之前很长一段时期发生的事情。

她告诉我,地球上的科学家们并没有建立一个精确评估物质年龄的测量体系。由于某些类型的材料似乎变质得相对比较快,比如有机物或碳基物质,于是他们假定物质具有一种衰减的属性。以测量木头或骨头的年龄作为依据去测量石头的年龄,是不准确的。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错误。而事实上,物质并不会变质,它无法被毁灭,物质可能会改变形态,但绝对不会被真正地毁灭。

自从同领地在80万亿年前开发了时空旅行技术之后,他们针对众多星系中的这一区域进行了周期性的考察。回顾地球的这些变化情况,包括山脉的起伏,陆地的移位,行星磁极的变换,冰雪浮盖的消长,海洋的出现与消失,河流与峡谷的变化。在所有这些情况里,物质是相同的,一直都是同一颗沙粒,每一样由同一基本材料制成的物质和形态,都绝对不会变质。”

(马蒂尔达·欧’丹奈尔·马克艾罗伊的自述)

我甚至无从想象一个经历了数万亿年文明的社会,在技术和精神领域

会拥有怎样先进的发展水平!只要想想现在我们国家对比150年前所达到的先进程度,仅仅在100多年前,运输迁移活动还在依赖于步行、马背或船只,读书要在烛光下进行,取暖和做饭要使用壁炉,而且没有任何室内的水管。

(继续接上一段会谈内容的官方记录)

“艾罗向我描述了一位担任同领地军官的现在-成为者所具有的技能,然后她做了示范,用心灵感应与一位来自同领地小行星带太空站的通讯官员进行交流。

小行星带是由成千上万由某颗被摧毁的行星残骸组成的,这颗行星曾经处于火星与木星之间,对于朝向我们银河系中心行进的太空飞船来说,它适合被当作一个可靠的弱重力起跳点使用。

她向这位官员请求咨询存储在同领地‘文件’系统中关于地球历史的部分,并且让这位通讯官员将信息‘输入’给艾罗,通讯官立刻接受了这个请求。基于同领地储存的这部分文件信息,艾罗给我做了一个简要的介绍或‘历史课程’,接下来就是艾罗向我讲述关于同领地对于地球历史的评述:

她告诉我,同领地远征军最近,也是第一次进入银河系的时间——只有大约10000年以前,他们采取的第一个行动是去征服一些‘旧帝国’(这并不是正式的名称,而是一个由同领地势力对被征服的文明赋予的昵称。)的大本营行星,而且‘旧帝国’曾经担任银河系和其它邻近空间领域的中央政府席位,这些行星坐落在北斗星星群的尾部。她并没有提及确切的星体名称。

大约在1500年后,同领地为了他们的势力导向银河系的中心并向远处铺路,于是开始在地球上设置基地。约8200年前,同领地势力在喜马拉雅山脉靠近现代的巴基斯坦与阿富汗边境的地方,建造了一座地球的基地,作为同领地远征军的军营,大概有3000名驻军队员。

他们在一座大山下面或内部建立了一个基地。他们从山顶钻向山体内部并使其空心,创造了足够大的空间容纳船只和军队成员。然后又在山顶处制造了一种电子幻象,这样形成的‘压力屏障’保障了虚假图像所覆盖的山体内部基地不会暴露在外。如此一来,飞船就能够通过压力屏障实现出行和返回,而且还能保证不被现代人类所察觉。

(生死书注:藏传佛教传说中的 香巴拉,类似这种电子幻象。)

就在他们将基地安置不久之后,基地很意外地遭受了一次来自’旧帝国’势力残余力量的攻击。一个尚未被同领地发觉的,隐藏的火星地下基地,一直由‘旧帝国’操控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同领地的基地被一次来自‘旧帝国’火星基地的军队击垮,使那些现在-成为者们变成了俘虏。

你可以想象,同领地对失去如此庞大数量的军官和队员,感到非常不安。所以他们派遣了其他队员来地球搜寻这些人,结果他们也同样受到了攻击。那些被俘的同领地远征军现在-成为者们遭受的处理方式,与所有其他被发送到地球的现在-成为者是一样的。他们每个人都被给予了记忆缺失处理,并用一些虚假的图像和催眠指令替换了他们原有的记忆,然后发送到地球上寄居在那些生物的躯体中。目前,他们仍然是地球人口的一部分。

在针对全体队员的损失方面进行持久和深入的调查之后,同领地发现‘旧帝国’一直在非常广泛地,同时又小心隐藏地进行运作,而且这些运作的基地在银河系的这一区域已经存在数百万年了,没人知道确切的时间。最终,‘旧帝国’军队的战舰与同领地相互约定在太阳系内进行决战。

根据艾罗的阐述,大约在公元1235年,’旧帝国’势力与同领地进行过一次激战,同领地军队最终摧毁了在这一区域‘旧帝国’军团的最后一支飞船。在那段时期,同领地远征军也在这一区域损失了很多自己的战舰。

大约又过了1000年,‘旧帝国’的基地在公元1914年被意外发现了。这一发现是在奥匈帝国皇储弗朗茨·斐迪南大公当政的时期,那时他的身体已经被一位同领地远征军官员‘接管’,这位曾驻守在小行星带的同领地军官,被派遣到地球执行搜集与勘测的常规任务。

这次‘接管’的目的是为了用‘身体’作伪装,通过渗透人类社交场所的方法去搜集信息,掌握地球发生的事件。这位军官,作为一个现在-成为者,拥有比弗朗茨·斐迪南大公原有寄居体更加强大的力量,以至于他只需要简单地‘推开’那个寄居体,就可以接管他的身体进行控制了。

然而,这位军官并没有认识到,哈布斯堡皇室在国家内部一直遭到仇视派别憎恨,所以,弗朗茨·斐迪南大公的身体遭到一个波斯尼亚学生行刺的情形,令他措手不及。当这位军官或现在-成为者,遭到刺客射击的时候,被突然间‘击打出’身体之外,这位失去了方位感的现在-成为者,不经意间由于被其中一个‘强制失忆’渗透而遭到捕获。

最后,同领地发现辽阔的空间区域都被一种‘电子强制场域’监视着,它控制了所有在银河系末端的现在-成为者,包括地球上的。电子强制滤网被设计用于探测现在-成为者的存在,并且阻止他们离开原来的区域。

如果有哪个现在-成为者想试图穿过这个‘强制滤网’,那么,它将在一种‘电子网络’中将其‘捕获’。结果是,被捕获的现在-成为者去遭受一种极其剧烈的‘洗脑’处理,用来消除这个现在-成为者的记忆。在这个过程中使用了极高强度的电击,这种做法与地球上那些精神病医师很像,他们使用“电击疗法”清除掉某位 ‘患者’的记忆和个性,让他变得更容易‘合作’。

地球上的这种‘疗法’仅仅使用了几百伏的电压,可是,‘旧帝国’用来实施对抗现在-成为者们的电压,却达到了数十亿伏特的数量级!这样强烈的电击将彻底清除现在-成为者的记忆,而且被清除的这部分记忆并不是一次生命或一个身体所经历的,它除去的是所有累计的近乎无限往昔的经历,也包括这个现在-成为者的身份。

这种电击处理的目的,意在使现在-成为者不可能回忆起他们是谁,他们从哪里来,他们的拥有的知识和技能,他们关于过去的记忆,以及作为一个精神实体所能够体现的作用。他们被制服,变成了一种无意识的、机器人式的非实体。

每一现在-成为者遭到电击处理后,产生的一系列催眠后的暗示,都被用于去装载虚假的记忆和错误的时间定位,这些内容包括在身体死亡后‘返回’基地的指令,这样可以使同一类的电击处理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实施——直到永远,同时,催眠的指令告诉这位‘患者’,要忘记回忆。

同领地通过这位军官的经历认识到,‘旧帝国’一直在使用地球作为‘监狱星球’——已经很久了——无人知晓究竟有多长时间——可能有数百万年了。

所以,当现在-成为者的身体死亡后,他们会离开躯体,接着,被‘强制滤网’发现并遭到捕获,同时接受催眠的指令去‘返回到亮光中’,‘天堂’与‘来生’的概念是催眠暗示的一部分 —— 是背信弃义的一部分,使得整个机制运转起来。

现在-成为者经历了电击处理和催眠,被清除了前世的记忆之后,他在催眠状态下立刻接到了向地球‘报到’的‘指令’, 就好象他们正在执行一个秘密的任务,去寄居在一个新的躯体中。每一个现在-成为者都被告知,他们呆在地球上有特殊的目的。可是,在一所监狱中的人本来就没怀有什么特殊目的——至少对囚犯来说是这样。

任何一个遭判决后送往地球且不合乎要求的现在-成为者,都被‘旧帝国’列为‘贱民’的类别,这样的情形包括,任何被‘旧帝国’认为是品性不端到不能改过自新或无法制服的人,同样包括其他罪犯,比如性变态或其他不愿做任何生产性工作的人们。

现在-成为者中的一个‘贱民’类别同样包括各种各样的‘政治犯’,这样的现在-成为者都是一些被认为是固执的人,一些为‘旧帝国’在不同星球上的政府制造麻烦的‘自由思想家’或‘革命者’。当然,任何一个曾经对‘旧帝国’有军事反抗记录的人,也同样被运送到了地球。

一份‘贱民’名单包括艺术家,画家,歌唱家,音乐家,作家,演员,和各种表演者。正因如此,与‘旧帝国’范围的其它星球相比,在数量上,地球上拥有更多的艺术家。

‘贱民’还包括知识分子,发明家和天才人物,他们几乎存在于每一个领域中。由于‘旧帝国’认为那些有价值的东西都是几万亿年前所发明创造的,因此,他们并没有想继续使用这些人,其中也包括干练的管理人员,因为在一个惟命是从的、机器人式的公民社会中,不需要这样的人存在。

任何人,如果不愿意或者无法作为纳税工人,去服从经济、政治和宗教的奴役,那么,他们将被‘旧帝国’的等级制度定为‘贱民’,而且遭受清除记忆的判决,然后永远被关押在地球上。

最终的结果是,一个现在-成为者将无法逃脱牢笼,因为他们无法回忆起自己是谁,曾来自何方,以及现在的处境。除了他们自己真实的经历之外,早已经被催眠去认为他们是某个人,在某件事中,某个时候和某个地方。

奥匈帝国弗朗茨·斐迪南大公被‘暗杀’一事,也可以说成是寄居在他身体中的同领地军官被‘旧帝国’势力俘获。这位特殊的军官与其他大多数比较而言,是一个能力很强的现在-成为者,他被带到了‘旧帝国’设置在火星地下的秘密基地中,关入了一个特殊的电子牢房中进行监禁。

幸运的是,在囚禁了27年后,这位同领地军官从地下基地中逃了出来。他成功脱逃后立即回到了自己在小行星带的基地中。接着,他的指挥官下令将远程导弹定为在由这位军官提供的坐标上,从而彻底摧毁了那个‘旧帝国’的基地,它坐落在火星Cydonia区域中,赤道以北几百英里的地方。

虽然‘旧帝国’的军事基地被摧毁了,可不幸的是,大量用对付现在-成为者的强制滤网机构设施仍然在起作用,因此,就在此时此刻,电击 / 失忆处理 / 催眠机器还在其它尚未被发现的地方继续运行着。由于主要‘意识控制监狱’的控制中心基地,仍旧没有被找到,因此,这座基地或这些基地所带来的影响,依然在生效。

同领地已经发现,自从‘旧帝国’太空势力被歼灭以后,在全部银河系或与其相邻的星系中,没有任何势力去积极阻止其它行星系统,向地球派送他们自己的‘贱民’现在-成为者。因此,在这整个一大片的太空区域,地球已经变成了一个通用的倾倒垃圾的场所。

(生死书注:请见下面经文中的“如是众生诸佛世界所不容受。是故摈来集此世界”,由此可见,地球是宇宙文明的流放地,在这个观点上,外星人和佛陀的说法是一致的。佛陀更显得慈悲,不会用“倾倒垃圾的场所”这么不雅的词汇,并且具足救度众生的慈悲心和方便智慧。但是,也不能就此认为下文中的“诸佛世界”就是外星人所说的“旧帝国”,比如释迦牟尼佛救度被国王追杀的犯人。佛不逼迫众生,而佛所教化国度的国王就有可能逼迫众生。更何况宇宙中还有许多文明星系是没有佛陀也没有佛法的,因为那些星系中的众生的痛苦和烦恼很轻微,佛陀不在那里出世。

悲华经卷第六

北凉天竺三藏昙无谶译

诸菩萨本授记品第四之四

……尔时梵志复白佛言。世尊。我已教化无量亿众。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是诸众生已各愿取净妙世界。离不净土。以清净心种诸善根。善摄众生而调伏之。火鬘摩纳等一千四人。皆悉读诵毗陀外典。如来已为是诸人等。授其记莂。于贤劫中当成为佛。有诸众生多行贪淫嗔痴憍慢。悉当调伏于三乘中。是一千四佛所放舍者。所谓众生厚重烦恼。五浊恶世能作五逆。毁坏正法。诽谤圣人。行于邪见。离圣七财不孝父母。于诸沙门婆罗门所心无恭敬。作不应作。应作不作。不行福事不畏后世。于三福处无心欲行。不求天上人中果报。勤行十恶趣三不善。离善知识不知亲近真实智慧。入于三有生死狱中。随四流流没在灰河。为痴所盲离诸善业。专行恶业。如是众生诸佛世界所不容受。是故摈来集此世界。以离善业行不善业行。于邪道重恶之罪积如大山。尔时娑婆世界贤劫中人寿命千岁。是一千四佛大悲不成。不取如是弊恶之世。令诸众生流转生死。犹如机关无有救护。无所依止无舍无灯。受诸苦恼而反舍放。各各愿取净妙世界。净土众生已自善调。其心清净已种善根勤行精进。已得供养无量诸佛而更摄取。世尊。是诸人等为实尔不。

尔时世尊即告梵志。实如所言。善男子。是诸人等如其所喜。各取种种严净世界。我随其心已与授记。

尔时梵志复白佛言。世尊。我今心动如紧花树叶。心大忧愁身皆燋悴。此诸菩萨虽生大悲不能取此五浊恶世。今彼诸众生堕痴黑闇。世尊。乃至来世过一恒河沙等阿僧祇劫。入第二恒河沙等阿僧祇劫。后分贤劫中人寿千岁。我当尔时行菩萨道。久在生死忍受诸苦。以诸菩萨三昧力故。要当不舍如是众生。世尊。我今自行六波罗蜜调伏众生。……

这部分历史解释了为何在地球的现在-成为者人口中,会出现非同寻常的混合现象,比如来自种族、文化、语言、道德准则、宗教和政治方面的影响。若以数量计算地球上社会形态的多样性,那么在一个普通的行星上都是极其罕见的。大多数‘第12太阳类型,第7等级’的行星,只有一种人类形体或种族居住,如果存在的话。

此外,大多数地球古文明和其它许多发生在地球上的重大事件,都曾受到来自‘旧帝国’基地进行隐藏和催眠活动的严重影响。到目前为止,由于一直得到来自于滤网和陷阱的严密保护,因此,仍然没有人搞清楚究竟是谁,在哪里,以及怎样去运作这些。

此外,在银河系的这一端,一直也没有采取行动去寻找、发现并摧毁这个巨大的,由制造现在-成为者强制滤网的远古电子机械网络。在完成这些过程之前,我们还是无法阻止或中断这种来自‘旧帝国’监狱行星的电击处理、催眠和远程思维控制的活动。

当然,现在所有同领地远征军的队员们都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现象,因此,当他们在这个太阳系空间工作的时候,时时刻刻都在防止被‘旧帝国’的陷阱探测并捕获。”


首页目录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A B

生死书•智能手机版